云南晋宁男将女友烧伤致死 女友家人却为其求情

2017-06-14 15:39

  仇人相见不必非要你死我活   就因为几句小小的争吵,晋宁男子王某冲动之下点燃了汽油,拉着女友说:“要死就一起死。”此刻的他疯狂了,忘了家中的父母,忘了才7岁的孩子都需要照顾。直到女友烧伤,他后悔了,倾家荡产也要为女友治疗,不幸最后仍没有挽留住女友的生命。   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也是三代人的悲剧,令人意外的是,王某得到了女友家人的原谅,在法庭上为他求情。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前段时间热议的药家鑫案和李昌奎案。王某积极主动补偿的态度,和受害者家属为王某父母孩子而考虑,也许是悲剧后的另一种出路。   王某(化名),一个30岁的男人,前妻死亡。张某(化名),一个28岁的少妇,刚离婚。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昆明一歌厅,两人相识恨晚,冲破家庭的阻挠居住在一起。嗜赌的王某像换了一个人,金盆洗手租了10多亩土地,两人在滇池边走上创富之路。可两人脾气火爆,常因一点琐事争吵。今年3月,争吵升级,王某将汽油泼洒在工棚里,并引燃熊熊大火,张某被烧伤,医治无效身亡,王某涉嫌故意杀人入狱。前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晋宁开庭审理了此案,令人意外的是,死者家属竟然请求从轻处理王某。   事件回放   为琐事争吵引起熊熊大火   案件发生后,在医院,张某向公安机关述说了案情:去年7月9日,她在昆明一夜总会认识了王某,两人好上了,后来二人搬去花地里的大棚里居住。今年3月2日21时许,朋友邀约两人去晋城县城附近的一歌厅玩,期间喝了点酒,22时就回家了。回家路上两人吵了几句,到家后张某没有搭理王某就上床睡觉,王某就开始砸大棚里的物品并责骂张某,又提了一桶汽油洒在张某身上和被子上,张某往外跑时,王某拉住她说:“不准跑,要死就一起死”。随即拿出打火机点燃汽油,张某赶紧跑到外面地里打滚,一边滚还一边呼救:“老公救我!”王某灭了自己身上的火后赶紧扑灭张身上的火,搀扶着她去医院。   同时,王某也向公安机关交代,当天晚上唱歌回家途中,张某对他说,刚才唱歌时他呆呆地望着别个女的。王某解释,他可以对天发誓没有望,他对张某是真心的,一路小吵回到花地工棚,后来就发生了点燃汽油的事情。4月24日,张某因为多器官衰竭,不幸去世。   嫌疑人父亲   难以置信儿子入狱巨额债务也让他发愁   法院通知前日10时30分开庭,由于王某被烧伤的双腿疼痛,直到中午,法警才将他带到晋宁县人民法院。在亲友期盼的目光中,有一双小眼睛显得很无助,他就是王某与前妻的儿子小乐(化名),今年才刚满7岁。数月见不到父亲,小乐一直嚷着要爸爸。看到父亲戴着手铐缓慢地走向法庭却说不上话,奶奶抱着小乐静静地坐在法庭外地板上等候。   儿子锒铛入狱,这让59岁的父亲王宏(化名)难以置信,他不知道儿子与张某是怎么认识的,记忆中,有几次儿子带张某回家,感觉该女子很内向。交往一段时间后,两人在滇池边一村子租了一片地开始花卉营生,至今老人认为还未结婚就住在一起,作风有问题。不过从那以后,老人的生活清静多了,过去,无正当职业的儿子常无休止地找他要钱,不给就会遭到谩骂。现在好了,有个女人来管他,儿子不再找他要钱。可两人被烧伤,花费50多万元,儿子的女友医治无效死亡,儿子入狱,怎么偿还巨额的债务,这让他愁白了头发。   死者父亲   希望宽大处理让他早日出来供养老人孩子   前日,54岁的张宾(化名)与大女儿等数人,从大理州祥云县赶到晋宁县昆阳镇来听法院审案子。提起二女儿的过去,老人家满肚子委屈。女儿22岁那一年,嫁到祥云县一富裕人家,可其公公婆婆很抠门,常拿一些小事为难她,女儿才生产2个月,婆婆就让她出去做活。也许是因为到昆明认识了王某,女儿不顾家人反对毅然离了婚跟王某走了。在女儿被烧身亡的事情上,他们家出了上万元钱,经政府协调,王某家赔偿了10万元,目前到手的有5万,另外5万元明年4月付清。张宾说,他认为王某家处理事情还是很积极的,王某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为女儿治疗。而王某是家中独子,其父母年岁大,幼子需抚养,希望法院宽大处理他,让他早日出来供养老人孩子。王某的父亲听到张家人为儿子求情,眼泪汪汪地说,没想到他们家这么为自己家考虑。   法庭上公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被告王某的代理人请求法庭量刑时酌情考虑被告自动投案,并积极地对被害人家属进行相应的经济赔偿等情况。前日庭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