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开阳紫兴社区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谢超凡

2017-05-12 18:34

  记开阳县紫兴社区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谢超凡   “社区就是我的家,社区群众就是我的家人,我要尽自己的努力为这个家办好事,服务好社区群众。”在社区一站式便民利民服务中心,她带头做实事、好事3700余件。孩子无人照顾,没钱上学,她组织“爱心圆梦”活动,让上海的家庭和孩子一对一结对子;社区老人没人照顾,经济困难,她为其争取低保,代办惠民补贴,高龄长寿补贴;中年人创业过程遇到困难,她积极协调,不仅濒临倒闭的工厂复工,还新增加就业人员10多名;问题小青年从染上毒瘾后,她想法设法帮助戒毒令其回归社会再就业。就是这样的点滴积累,社区里人有事就来办公室,把她当作了亲人和家人。她就是开阳县紫兴社区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谢超凡。   为困难孩子们在上海找到“新家”   “社区里有的孩子没钱读书,没有爸爸妈妈,看着让人心疼,特别是看到孩子那么乖,那么懂事的时候,心里更不是滋味。”谢超凡边回忆边说,“也是机缘巧合,我以前在上海挂职,其实上海很多优秀企业和经济比较好的家庭,都很希望能帮助我们落后地区山里的孩子。当我看到我们社区的这些孩子时,就想到可以发挥自己的桥梁作用。”于是社区服务中心将社区里的孤儿,残疾和单亲困难家庭的孩子信息资料采集,然后给上海的企业和希望献爱心、帮助孩子们的家庭,之后让他们直接联系、沟通,增加了解和彼此感情,于是社区服务中心发起了“爱心圆梦”活动。   “爱心圆梦”2011年10月22日启动后,该社区服务中心首先与上海市大蔬无界净汇餐饮有限公司结成助学对子,目前活动首笔助学资金已到账,分别向4名资助学生发放了助学金,每人每年资助资金3000元,资助年限从接受资助之日起直至大学毕业。   争取低保给最需要帮助的人   “谢书记帮了我家的大忙,不是她我们家还享受不到低保呢!”双脚残疾的吴汗贵说。   吴汗贵说,他长期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得要别人照顾,老婆去世了,家里就剩下81岁的老母亲,25岁的儿子一个人要撑起一个家。   “不是谢书记来到我们家了解情况,帮我们争取、协调的话,现在我们一家三辈人都还一个都没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呢!现在我们不但每个人都有低保了,老母亲还拿到了高龄长寿补贴,还有我的惠民医疗,都是书记帮我们代办的。”讲到这些,吴汗贵满眼都是感激。   “这本来就是我们社区服务中心该做的,特别是最低生活保障的发放,我的原则就是,不该享受的取消,需要帮助的,一个都不能丢,低保不够的,我们想其他能帮助的办法,一定要做到先能生存下去,才有更好生活的希望。”谢超凡道。   给创业的年轻人创造机会   “我是2007年来到开阳县创办了废旧物品回收加工厂,从事废旧物品回收加工。先后于2007、2008年在白沙井、苏家坡等地从事经营,但因多方面原因一直没有明显起色。不是谢书记用心帮我,我真的不能想像现在会是什么样子。”退伍军人、陕西人黄尚德说。   据了解,当初是因为要照顾在开阳的妻子,黄尚德放弃了就业安置的机会,来到陌生的开阳,初来乍到,做什么都显得很吃力。“当时转党组织关系认识谢书记后,她就对我的事很上心,不但参加党组织活动,还把我列入了重点帮扶对象。”黄尚德说,后来社保工作人员入户进行创业政策宣讲,协调劳动部门开展职业技术培训,根据社区掌握的失业人员情况,给他提供劳务人员信息。   “最主要是,以前感觉求居委会办事,现在社区主动为我出具相关证明,并协调相关部门给予办理。所以今年2月初,我的废旧物品回收加工厂重新营业,现在废旧物品回收加工厂营业步入正轨,预计年产值将达400吨。今年业务增加,聘请了10多个人。这些,多亏了谢书记。”黄尚德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鼓励吸毒青年戒掉毒瘾   “谢书记特别有耐心,她善于跟人交流。从她知道我们辖区的两个年轻人因为交友不善,被引诱染上毒瘾后,她一有时间就去看两个年轻人,并鼓励他们戒掉毒瘾。在戒毒的过程中,特别在发作的时候,我们男人都看不下去,谢书记都是一直陪着。”办公室工作人员蔡浩东说。   “今天孩子能再像以前一样工作生活,真的多亏谢书记。她比我们有文化,跟孩子讲道理,孩子也听她的,还去戒毒所看我家儿子。当时我们全家人都不抱希望了,也没办法了,但是书记来家里劝我们,说孩子戒毒也很痛苦,有家人鼓励和陪伴更容易成功,真的像对自己孩子似的。现在看着孩子比以前变得好多,工作干得也好,对我们老人也不像以前了,还经常在家陪我们俩老。”青年的母亲说着,声音变得哽咽。   “我以前是学医的,对吸毒的人,社会上普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作为医生我可能了解得多些,其实通过一定的措施和办法,我们是可以帮助他们一起戒掉毒瘾。现在已经有2个年轻人成功戒毒,给他们介绍了工作,看着他们能再重新生活和工作,我觉得是最大的安慰。不仅是他们本人,还有他们的家人、朋友,身边的人都可以再安心幸福生活了,”谢书记边讲边给记者看现在年轻人工作的照片,眼中满是喜悦。   “其实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服务型机构,现在的改制,不是要形式上的新,而是要思想和观念的转变。我在上海的时候就深有体会。虽然我们不是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但是我们一样可以从自身小事,从身边做起。我就希望能尽我的力量帮助我身边的人,也许对我而言,用的时间会多些,辛苦一些,但是对需要帮助的人可能受益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看着心里就觉得高兴,塌实。”谢书记在办公桌前边整理着资料边说。